您的位置: 青海信息网 > 育儿

绝世邪君 第三百二十六章 背后的寂灭剑【月票更四】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7:58:30

绝世邪君 第三百二十六章 背后的寂灭剑【月票更四】

“小子.”

邪魔拖着缭绕的煞气惊吼一声.

那一击噬天噬地.一击全部击中在黑袍的背后.本就残破不堪的黑袍直接被震碎成粉末坠落.

“咳……咳咳.”

秦石吃痛的干咳一声.他就站在两人的中央.身前受下一剑.背后挨上一掌.嫣红的鲜血迎着月光噗撒吐出.

“你.你为什么要这样.”玉罗刹冰冷的面庞好像都化了.盯着插在秦石胸膛的寂灭剑.一下哑然.

噗.

秦石费劲的握住寂灭剑.忍受刺骨的疼痛后全力将其拔出.咣啷一声.扔在玉罗刹脚下.

“这一击.我替你挨了.咱们的仇.一笔勾销.”嘴角挂着血迹的秦石微弱颤出一声.冷冽的黑眸瞥向玉罗刹.说完话后转身便朝后方离去.

“……”

玉罗刹刚欲开口.但就在秦石转身的刹那.她沉默了.

只见.在秦石的背后.一道骇人的伤疤.血肉模糊的触目惊心.凸出的肋骨全部断裂.扭曲.上方还不断残绕着可怕的黑气.

咕噜……

那种程度的伤.若是正面挨上.会死吧.

心里一紧.玉罗刹默念一声.竟再也说不出话來.

她就看着渐行渐远的秦石.皓齿间不断的张张合合.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

.能说些什么.

直到秦石的背影消失.她才如千年的寒冰融化一般.低下头拾起寂灭剑后.美眸动容的一颤.不解的轻喃一声:“刚刚.寂灭剑竟在救他.”

……

离开玉罗刹.

秦石拖着沉重的伤.一步一步艰难的走出被邪魔吞噬的荒地.一头扎进幽暗的密林里.

“小家伙.你这又是何必.”

在幽林里.邪魔观望着重伤的秦石有些无奈:“她刚才明明要杀你.你还救她.”

“她很像.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.”秦石拖着重伤.始终凝眼望眼的长吁一声.识海里却不由自主的幻化出一名满头碧蓝色的倩影.

快一年了.有些想她啊.

望着动情已深的秦石.邪魔不解的摇摇头:“我不理解你们人类那些情情爱爱.但是我知道.这一次你不杀她.下一次她就会杀了你.”

收回目光.秦石却愣了一下.然后温婉的摇下头:“不会.她的心地不坏.只是在这不见天日的荒芜丛林里久了.才会有些扭曲.”

“你那么确定.”

“嗯.她不属于这里.”

“哎.你就逞强吧.刚才那一剑.若不是那剑灵主动留情.恐怕你早就命赴黄泉了.”邪魔不满意的撇撇嘴.

“剑灵留情.”秦石一愣.

“嗯.那剑不简单.少说也是上品帝魂器.其中的剑灵已修出神智.在刚才刺进你胸口之前.那剑灵故意将剑锋偏转方寸.否则你的心脏早就被贯穿了.”邪魔点点头.道.

听到这事.秦石才恍然间想起寂灭剑的石化能力.紧跟着升起一抹后怕.咂了咂舌道:“喝.难怪我看见寂灭剑后竟沒有被石化……原來是剑灵留情.”

“但奇怪.它为何会对我留情.”

“不知道.那剑灵神智很弱.谁知道它抽什么风.我要是它肯定不会放过你.”邪魔不以为然的摊了摊手.无谓道.

“……”

秦石气的咬咬牙.伤口被牵动的有些疼痛:“靠.你就那么希望我死啊.你别忘了.我是要死了你也好不了.还想要夺舍我呢.做梦去吧.”

谁想.邪魔下句话差点沒直接令秦石吐血身亡:“胡扯.这是角度问題.我若是那什么寂灭剑.自己的主人被淫贼欺负了.我能放过你.”

“滚.”

秦石后牙根咬的吱吱作响.

他发现.这邪魔比书中玉还气人.

呸.怎么能拿这妖怪和楚楚可人的玉姐对比呢.

该死.都被气糊涂了.

“嘶..”

伤口牵动.令秦石倒吸口冷气.他这次的伤势很重.胸膛的剑口到还好说.只不过是点皮外伤.但背部的那记噬天噬地.简直是要了他的半条命.

最重要的是.背后那缭绕腐朽的煞气.正一点一点的渗入他的五脏六腑.有一些都已经逼向丹田了.

“老妖怪.不赶快把煞气收回.难道是想看着我死吗.”

“你逞强.该我什么事.”

“你到底想不想夺舍我.我这躯体若是留下暗疾.以后夺舍了遭罪的可是你.我是为你着想.”

“……”

看着秦石叫骂的模样.邪魔顿时就沒脾气了.他也是头一次听见这样來要挟人的.真是醉了.

这俩逗比.

亢奋的邪魔在图腾里翻滚一圈.气的骂道:“得.你英雄救美.最后还要我给你买账.真不知道上辈子欠你这兔崽子多些.”

咻.

漆黑的图腾在左臂上闪烁一下.紧跟着只见上方残酷的煞气好像受到召唤.一点一点的退出秦石肌肤.然后归拢进图腾当中.

收回煞气.邪魔老大个不愿意的骂声:“弄好了.你给我好好保管这副躯体.若是等我夺舍的时候少了哪个零件.拿你是问.”

“……”

煞气退去.秦石瞬间轻松了不少.

紧跟着听见邪魔的话满头汗颜:汗.我都被夺舍了.你是问你妹啊是问.

当然.这话他就是在心里想想.两次重伤的失血令他有些乏力.找一棵古树后轻轻的靠上去弱声问句:“怎么.你这次就算是彻底苏醒了呗.”

闻声.邪魔认真起來:“不行.上次为了救你.让崩玉造成的伤势很重.我苦苦修炼了上百年的雏形直接被击碎.现在只不过是脆弱的灵体.”

听到这事.秦石心里有些酸痛.对于上次的事他还是很感谢邪魔的.若不是邪魔估计他现在早就死在焚天宗了.

虽说对邪魔有恨.但秦石是爱恨分明的人.邪魔帮了他就是帮了他.那是不可狡辩的事实.

“那你怎么醒了.”

“这次是因为你的怨念堆积.才将我的灵体唤醒.但持续不了多久.”邪魔耸了耸肩.并不避讳秦石什么.

“嘶..”

但听到这话.秦石却忍不住倒吸口冷气.

之前黑豹几人中任何一个.恐怕都够秦石吃上一壶.但在邪魔面前却是那般脆弱不堪.

结果.那力量只是邪魔很微弱的一缕灵力.若是巅峰下的邪魔.那岂不是能逆天了.

为此.他对邪魔的忌惮更加强盛.

“行了.不跟你小子过家家了.刚才收获几个远古凶兽够我饱餐一顿.先去吸收他们的灵力了.下一次我醒來.希望你不是那副狼狈的模样.”邪魔的声音随意洒脱.笑一笑.

秦石一愣:“你现在就沉睡了.”

“不然呢.看你去死啊.”邪魔声音有些不悦.冰道:“行啦.别逞强.快疗伤吧.我若再呆一会.估计你小子就真死了.”

听到这话.秦石在月光下的面庞一愣.紧跟着有些羞愧的低下头.沒去说话.

嗡.

不理秦石.左臂上的邪魔图腾微弱一闪.本來充满光泽的纹络.一下子又变的黯然无光.

噗.

图腾刚黯然.秦石刚毅的面庞连续抽搐几下.紧跟着颡口中一甜.一口发黑的血迹喷洒而出.

吐出黑血.他整个人的面庞异常苍白.看不出半点的血色.撑着地面大口大口的喘息起來.

这样持续了许久.他才抹掉嘴角的血迹靠起身.苦笑一声:“呵呵.原來他早就知道了.”

其实.一剑一掌.对秦石造成的伤势.远远不是表面现象上看起來的这样简单.

寂灭剑那一道血口.令他胸腔的右侧肋骨尽数碎裂.插在五脏上令他呼吸痛苦.背后一掌.那噬天噬地更是要了秦石的半天命.

但之前邪魔在.他却未敢表现出來.毕竟两人各怀鬼胎.他不敢保证邪魔会不会趁他病要他命.若邪魔真在刚才进行夺舍.他八成是死了.

“看來.这一次倒是我小人之心了.”秦石握着胸口吃力的呼出口长气.忍不住的释然一笑.

嘭.

但正当他无奈下.背后突然传來道刺骨的剧痛.一把鲜红的长剑笔直从胸前刺出.令秦石的目光不由一惊.

噗.

剧痛下喷出口鲜血.秦石暮然回首后整个人惊呆了.只见在他的身后.一道曼妙的倩影.面无表情的握着寂灭剑.寂灭剑就插在他的背上.

“玉罗刹……”

痛苦中.秦石眸呲欲裂.他万万沒想到.在他重伤到难以行走时.背后捅刀子的人竟会是她.

玉罗刹握着剑柄.仍是那副如千年寒冰的神色.冷道:“你早就该死.”

“为.为什么.”

秦石的眸心越來越涣散.盯着那楚楚可人的面庞.视野变的越來越涣散.直至最终后再也睁不开眼.噗通的昏死在地.

临闭眼.他的目光都未曾离开玉罗刹.其中充满了质疑和不甘置信.

怎么会这样.

亏他刚刚和邪魔言语中是那般的信任她.

“再见了.”

盯着昏死的秦石.那明眸皓齿上沒有半点的动容.玉罗刹樱唇轻声呢喃一句.寂灭剑已被举过头顶.笔直劈下.

咻.

砰.

但在这关键的刹那.一道魅影如流星般从夜空降临.同一把长达两米的剑光.横在秦石身前.两剑触碰.大地动摇.

北京五洲妇儿医院网络预约
天津安琪妇产医院怎么坐车
北京五洲妇儿医院能预约专家号
天津安琪妇产医院坐车怎么去
北京五洲妇儿医院要预约吗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