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青海信息网 > 星座

终末之龙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伪装(下)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20:39:29

终末之龙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伪装(下)

“……你根本一点也不像他。”

埃德咬着牙回答。

“你冲过来拥抱我的时候,好像不是这么想的吧?”

“伊斯”低低地笑着。那依然是伊斯的声音,只是调子既柔且细,非得全神贯注才能听清他在说什么:“我不知道你居然还如此擅长演戏……真是个意料之外的惊喜。”

“我也不知道你居然会如此沉不住气。”埃德冷冷地回应,“你真以为这样背后的一刀就能击败我?”

“击败?”“伊斯”摇头:“我原本也没想击败你……我只是厌倦了继续扮演一个幼稚的蠢货而已。”

无声的怒吼从埃德心底爆发出来,吐出口的句子却竭力保持着平静:“如果你真这么觉得,一开始又为什么要扮演一个‘蠢货’?”

“一时兴起。”那人漫不经心地回答,把手伸到了耳后,“我得到了一件还算有趣的东西,难免想试试它用起来如何……”

他从脸和脖子上揭下一层皮来。那东西并不像人皮,倒更像某种爬行动物蜕下的,半透明的灰黑里泛着点蜡黄的油光,皱巴巴的令人恶心。

像是什么破壳而出的怪物,那人的身体膨胀起来。他跟伊斯差不多高,身形却更加魁梧,褐色的头发剪得极短,毫不在意地暴露出残缺的左耳。

九趾沃克,黑帆海盗的首领。

他慢条斯理地折起那层皮,随手塞进腰间,也看不出有多么珍惜。他的眼睛在阴影里仿佛一片纯黑空空洞洞的黑,连讽刺都像是假的。

埃德用力咬住嘴唇,几乎咬出血来。他的确早就发现这大概并不是伊斯即使伊斯很可能会有所改变,但他绝不会变成这个人所“扮演”的那样,仿佛生于黑暗,从不见光明……也并不期盼光明。那些模仿出的别扭和任性都太过僵硬,他在最初的狂喜之后便渐渐心生怀疑,但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,这个冒牌的家伙会是九趾。

他的父亲都已经在他手里,他到底有什么必要再用这种方式出现在他面前?只是为了捉弄他而已吗?

他对自己的愚蠢几乎有些绝望所以,他原本有机会可以抓住九趾来交换里弗,却因为迟疑和自大而失去了它吗?

“……你到底想要什么?”他挫败地开口。

有好一会儿,九趾只是沉默地看着他,似乎在考虑着到底该如何回答到底如何能得到更多。可他眼中有一种奇异的神情……一种莫名的愤怒,埃德看得出来,却全然不能理解。

从头到尾他都掌握着一切,他到底还有什么可愤怒的呢?因为他让海盗们失去了怒风之门那样完美的藏身之地吗?

埃德隐约觉得似乎并不是那么简单。可他真的一点也想不起来跟这位海盗首领还有过什么别的纠葛。

“……沃克。”阿朵拉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,“我们快到了。”

船身微微倾斜。埃德其实知道龙骨号并没有停留在原地,他们上船后他们便继续航行。虽然看不见水手,但龙骨号行驶得极稳,稳得他几乎感觉不到海浪的起伏。可在这一望无际,哪里看起来都没什么区别的海上,到底有什么事需要某个特定的地方?

“……来吧,‘圣者’。”九趾低声开口,“你想知道我要什么……你很快就能知道了。”

埃德站着没动。

“我父亲在哪儿?”他问。

九趾摊手:“总之不在这里。也许你可以抓住我,看看能不能从我的脑子里挖出你想要的东西?我得提醒你,那恐怕不太容易。”

他无声地笑起来,那笑容让埃德浑身发寒:“而你的父亲,他恐怕等不了那么久你有亡灵书,你该知道我有没有撒谎。”

他的确没有撒谎。

埃德已经用最快的速度翻过了整本亡灵书,不求甚解

终末之龙 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伪装(下)

,只求尽量掌握他最需要的东西。他知道亡灵法师能够用某种容器多半是宝石来收纳灵魂,并将其转化为另一种力量。然而即使不被转化,脱离了**,再顽强的灵魂也迟早会渐渐迷失甚至消散,破碎得再也无法修补。

“……你真的会把他还给我?”他问,声音里最后一点强硬也颓然散去。

“或许。”九趾的脸浮在黑暗里,像一张苍白的鬼面,笑容都是被勾画出的生冷,“别再挣扎了,埃德……你知道你没有别的选择。就算有,你也做不出来。”

埃德紧闭双唇,手指无意识地收紧。他仿佛回到一年前维萨城郊外的帐篷里,站在安特博弗德的面前……仿佛感受到与那时同样的愤恨与无力。

可那毕竟已经是一年前。如果到现在他还没有任何长进,除了自暴自弃独自承担一切之外再无计可施……那未免也太过不堪。

他沉默地走出船舱。黑沉沉的海上,风逐渐大了起来,在船帆间呜呜作响。翻滚而至的乌云下,星辰摇摇欲坠,黯淡无光。

夜还很长。

疾风掠过海面,推着海浪涌向西方。怒风之门耸立的礁石间,呼啸的风声忽高忽低,依旧如鬼哭般尖利地刮擦着人的耳膜,却似乎失去了几分往日的气势。无望之丘下已经没有了林立的船桅,岸上堆积的房屋里空空荡荡,再无人声。

然而再往下,幽暗的深海里,厚厚的冰墙依旧保护着沉睡的巨龙。埃德用魔法留下的字迹早已消失,泰瑞用力在冰墙上拍拍打打,想方设法地弄出各种动静,五颜六色的光闪了又闪,却始终得不到回应。

邦布哆哆嗦嗦地漂在一边,脸白得发青。

他觉得小法师好像快疯了。

这可实在是难得一见……但这会儿连他都没了幸灾乐祸看热闹的心情。

周围实在太黑。泰瑞弄出的那点光在无边无际的黑暗里,弱得像一层一戳就破的肥皂泡,只让他觉得越发的心惊胆战,唯恐下一刻就被冰冷又沉重的海水压成个饼。

是他自己死皮赖脸要跟来的,所以他十分努力地坚持了好一会儿。但现在,他觉得如果再坚持下去,他也没准儿会疯掉。

于是他哆哆嗦嗦地伸手扯了扯小法师的衣袖,对着小法师蔫蔫耷拉着的眉眼比比划划:

“也许他已经离开了呢?”

烟台治疗男科方法
烟台治疗男科费用
烟台治疗男科医院
烟台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
烟台治疗前列腺炎方法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