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青海信息网 > 娱乐

灭噬乾坤 第四十五章 啸风石兰(一)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3:47:41

灭噬乾坤 第四十五章 啸风石兰(一)

悄声跟在即墨身后,无名无姓面无表情,不知想些什么。

耳边风声呼啸,风的张力也越来越大,不断撩动着二人身上的衣袍。

“即墨,你是想……”

“无名,如果我们可以顺着山体爬上去呢?”

“怎么可能,天狼山飓风呼啸,山体光滑,想要爬上去难如登天。”

即墨嘴角微微一扬,脑海中闪过一道模糊的画面。

冬日里寒风呼啸,瘦弱的孩童穿着并不合身的沾满灰尘的破烂棉袄,脚上踩着并不搭配的破布鞋,蜷缩在城墙脚下。

沾满污渍的棉衣紧紧贴在身上,被冻的僵硬的就像一块铁板;脚尖已经烂的不像模样,红肿的指尖亮的就像两个小小的灯笼。

然而冬日里的寒风依旧无情的拍打着孩童,飘舞的雪花沾在孩童干硬的污浊发丝上久久不融。

“到这里来避避。”

另一个略显稚嫩的声音从一个阴暗角落传出,孩童猛然抬头,发现在城墙边缘靠着另一个年龄略大的少年。夜色暗沉,少年的面目有些模糊。

“叫我吗?”

“我不叫你,还能叫谁?”那少年哆嗦着说道。

孩童缓缓蹑步走到那个少年身边坐下,“你为什么要躲在这里?”

“现在没有感到风小了很多吗?每一个障碍物的背后都有一个风的死角,而这里,正是风的死角。”即墨缓缓偏头,看着身后的无名无姓,低声说道。

同样的话语与记忆中的那个少年重叠,即墨突然感到眼前有些恍惚,心中默默划过一个字眼,“残……”

“风的死角?”

“不错,这里正是障碍物遮蔽了风的中心位置,风力相较与其他地方会小上很多。”

“你仔细看这里的石面,是不是比其他地方要粗糙一些,这里整体要比其他地方高上一些。”

无名无姓指间从石面上划过,然后抬头看着整个山体,果然如即墨所言。山上有一条宽约五尺左右的栊起印记,那条印记不断蜿蜒曲折,一直没入夜色。

“我们顺着这条印记向上,受到风的阻力就会小上许多,并且相对而言这里的山体也会酥松一些,完全可以用武器击破岩石。”

“就是不知道到了半山腰以及山巅,风力会变成什么模样,如果那里风力太大,我们只有原路返回,做些无用功。”

即墨看着无名无姓问道,“上不上。”

无名无姓微微皱眉思索片刻,“由你决定!”

“那便上。”

说着即墨已经按在那道飓风未能消磨的印记上,顺着印记缓缓向上爬去。

在风的死角,风力果然小了许多,如果说风的正面,那风可以撕裂一只大象,那么在这风的死角,风力仅仅只能撕裂一根草芥。

天狼山山体巨大,周围又有飓风环绕,山体陡峭光滑,这是天然优势,然而物极必反,在这明显得的绝境之中,其实还暗藏着一条生机之线。

那便是风的死角。

天狼山如此之大,将威力无比的飓风都直接分成两半,自然存在风的死角。

即墨脑海中再次划过那个蜷缩在墙角下的少年,默默念了一句,“残,谢谢你!”

曾经作为乞儿的记忆已经模糊了太多,但即墨庆幸,他还记得那个人,还记得那个人说的话。

无名无姓默默跟在即墨身后,身体紧紧的贴在石壁上,身手灵活,运转道法紧紧的贴在石壁上,就像是一只灵巧的壁虎。

他眼中不时闪过一道隐晦的光华,随即又低头将那摸光华埋下,脸上闪过一丝挣扎。

……

山体的另一面,那个唯一可以通向天狼山顶峰的狭长小道上。

站在第五道关卡上的蚩冥随手丢下手中的人族强者,他的脚下布满妖族尸体,鲜血流淌于城墙之下,骸骨洒满地面。

这里守卫关卡的妖族修士实力普遍已达启玄四重天,甚至还有启玄六重天的强大修士存在,只是这些修士现在都化为一抔黄土,倒在蚩冥脚下,铺就了蚩冥的道路。

“真是不堪一击。”

蚩冥发出一声轻蔑的嗤笑,忽然他猛地深吸一口气,只见地上的那些死尸鼻中缓缓爬出两条灰气,那些灰气凝而不散,慢慢的聚在一起,化为两道灰气长流,被蚩冥吸进体内。

散掉手上的印记,蚩冥微舒一口气,身上的气势居然在隐约中提升了少许。

低头撇了眼地上的那些死尸,蚩冥手上出现一个小巧的玉牌,只见玉牌上印着一幅模糊的图像,但如果仔细看去,却可以发现那图像赫然便是天狼山的缩略图。

只见那个图像上有一个小小的zǐ点,就像一粒芝麻。蚩冥将一团灵气打入那个玉牌中,便见玉牌上那个zǐ点所在的区域不断变大,并且也不断变得清晰。

蚩冥嘴角扬起一丝邪笑,“嫡尘给的这个小东西虽不是什么有用的法器,但还很实用,特别是用来找即墨的位置,就简单了太多。”

随即蚩冥收起玉牌,身体消失,地上只留下一句残声,“即墨,好好享受剩下的时光吧!”

……

周围的风力越来越大,张力已经隐隐接近百斤,即墨趴在石壁上,他感到前行已经受到阻碍

灭噬乾坤  第四十五章 啸风石兰(一)

已经前行了三百丈,算上最初的两百丈,现在应该是在天狼山的半山腰,对应的也是第五道关卡。

即墨转头对着身后的无名无姓说道,“现在我们已经到了半山腰,风力不过才百斤左右,看来那我们便是这样直接爬上山巅,也并不算太大的问题。”

无名无姓低头很好的掩饰了脸上的那份不自然与挣扎,说道,“只怕不会这么简单。”

“不要忘了天狼山山顶号称风火冢,既然敢称风火二字,那么山巅上的飓风肯定不能小视。说不定最终我们还得原路返回。”

即墨闻言点头,“无名,你说的在理,只是现在已到了半山腰,如果原路返回,有些太不值了。”

无名无姓低头趴在石面上,“看你的意思。”

“那好,咱们便就再向上爬,说不定运气好,还能直接上了山巅。”

无名无姓不再言语,紧紧的贴身在石壁上,跟在即墨身后不断向上爬去。

他脸上不断挣扎,不断犹豫,在即墨不知晓的时候悄悄高举手中的折扇,折扇的尖端指着即墨毫无防备的后脑勺,有灵气凝聚于折扇尖端,光华暗现。

不过最终还是犹豫,折扇尖端的灵气缓缓随着飓风消散。

那人的温文尔雅的言语不断在无名无姓脑海中回荡,震得他两耳轰鸣,“杀了即墨,我给你啸风石兰。”

“实话告诉你,这是我给你的机会,看在当年我们有些交情的份上,你帮我杀了即墨,我给你啸风石兰,让你救回大娘的性命。”

“嫡尘,非要杀他吗?”无名无姓看着那道zǐ色背影,脸色不断变幻。

“实话告诉你,我不单单安排你一人杀即墨,我还让蚩冥出手。只是给你个先机,你若能先蚩冥一步杀了即墨,我便给你啸风石兰。”

“连蚩冥也是你的人。”

“哼!你说呢?”

……

“杀了他,杀了他!”无名无姓微微抬起泛红的眼眶,手中的折扇再次微微抬起,“不能让蚩冥得了先手,现在是最好的机会,他毫无防备,杀他不费任何气力。”

“不行,我与他无怨无仇,再说我也只是个儒生,连蚂蚁都不愿踩死一只,如何能够忍心杀一个无辜的人,何况他如此相信我,将他的后背完整的交给了我。”

“忘了娘吗?娘现在命悬一线,急需要啸风石兰回去救命,和娘的性命相比,他一个相识不过几个时辰的陌路人算得了什么?为了娘的性命,就算是去杀盖世强者,又算得了什么?”

“不能这样做,我怎么会有这种想法,儒道讲求仁爱。”

“那又将儒道的孝至于何处?”

无名无姓呼吸慢慢变的沉重,手上的折扇扬起,指着即墨的后脑勺,体内的灵气慢慢涌向折扇。

一条一尺长的光剑在折扇尖端缓缓凝聚而成……

前行的即墨毫不知危险已近,杀机临体,他的性命,半条已经丢了出去。

“诶,无名,你看这是什么?”即墨突然转头,看着折扇高杨的无名无姓。

“无名,怎么,你也发现了这个东西吗?”

无名无姓似乎瞬间被抽空了全身的气力,将折扇插进石壁,脊背已是冷汗直流。

即墨偏头疑惑的看着无名无姓,道,“无名,你怎么了,莫不是……不会啊,我启玄五重天的实力都能坚持,你启玄七重天巅峰的实力,难道还会怕了这飓风?”

无名无姓微喘几口长气,“无妨,你让我看的东西是……”

即墨微微偏身,为无名无姓拓宽眼前视野,指着前面的像一朵花一般的石块,道,“就是它。”

“啸风石兰……”

无名无姓不可思议的惊呼。

……

北京军颐中医医院看病贵不贵
北京军颐中医医院效果如何
北京军颐中医医院治疗效果如何
北京军颐中医医院要多少钱
北京军颐中医医院是医保定点吗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